糖霜_Sugar

渣画账户

奇异博士x夏洛克(10)

<第八章·The seeds of Love>




一周,七天,168个小时。之后他就会回到他的世界,回去贝克街的家,回到John、Mycroft还有Mrs Hudson的身边。


可是他真的有点不想回去了。


这一周已经过去了几天,Strange好像在避开他。夏洛克很少见到他,也很少见到Levi,问过王也只是得到“我不知道“之类的回答。


这一切都是个漫长的梦吧?




夏洛克在二楼的书柜之间游走,转角处两人无意间相遇。


“如果是送你回家的事情,那就不用说了。一周还没有到。“夏洛克刚想开口,却被Strange打断。


法师说完了便想离开。“等一下!” 夏洛克下意识拉住了斗篷的边,Levi还假装生气地打了一下他的手。


“为什么避开我?在我身上施了魔法,然后就开始不负责?”绿眼睛的黑猫抬起手腕,那里依然泛着淡淡的红色。


法师愣住了,应该是没想到夏洛克会这样开门见山。


他沉默了一阵子。


“之前的事情,抱歉,也许我不该乱用读心的魔法。”Strange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朵山茶。


夏洛克觉得这个至尊法师,有的时候挺傻的。


傻得可爱。




他们坐了下来,那是侦探和法师之间的谈话。


Strange说,他不是有意避开他的。


夏洛克说,他明明就是。


Strange说,他只是不知道见面该说什么。


夏洛克笑着说,这样真是对客人太不礼貌了。




两个人逐渐敞开心扉,谈话变成了茶话会。夏洛克跟他说了几个有趣的案子,法师又给他讲他们大战灭霸的故事。


法师很不会讲故事,但他能用魔法变出每一个场景。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又奇幻。


他说他消失了整整五年,没有人知道他经历过什么。夏洛克想起自己离开贝克街的那两年,有些感同身受。


他说灭霸拥有五颗宝石,那一次他们打了一场“败仗”。夏洛克想起那个人,那个问他“miss me?”的男人。


“我曾经也有一个劲敌”夏洛克说道。“他像你一样,在每一个地方都穿梭自如。”


“他也会魔法?“


夏洛克笑了:“并不是。我的世界里没有魔法。他只是有内应帮他关掉了监控而已。”


“没有魔法?曾经我也以为世界上不存在魔法,但现在…” Strange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手背上还是遍布疤痕。


“谁知道呢,也许我的世界里也有个魔法师,对吧?曾经的思想与认知,终究会被后来的自己所颠覆。”


曾经的他又怎么会想到,自己最终还是跌入了爱情的陷阱。






夏洛克透过圣殿偌大的窗看了看,天色渐暗,夜晚快要降临了。


“有小提琴吗?“ 


Strange用魔法召唤出红色的光圈,从里面拿出来一把小提琴。“没有,但是可以变出来。“


“我想起以前在街边见过的变戏法儿的。”


夏洛克接过小提琴,调了调音。


“堂堂至尊法师,每次都被你们说成变戏法儿的。”


话音落下的时候,夏洛克侧过头,把琴放在肩上,另一只手拿着的琴弓轻轻放在了弦上。


小提琴的乐声响起,那是晚上的第一缕月光洒进圣殿的时候。有一点悲凉,有一点忧伤。


Levi第一次听到这样优美的乐曲,在空中旋转着飘来飘去。




“不走了好不好。“


Strange轻轻地说道。


夏洛克依然在拉奏。


“之前的话…不要当真。“


Strange的声音和小提琴的乐声逐渐融合。顺着风,飘进他的双耳和内心。小提琴的声音戛然而止,四目不经意地相对。


在彼此面前,他们都心慌,想卸掉所有的伪装。


“那我已经当真了,怎么办呢,法师?”


夏洛克微笑着又重新演奏小提琴。


他换了一首曲子。




那一晚,圣殿里回荡的乐声一直持续到深夜,拉小提琴的侦探有一个法师做他的听众。噢,对,还有一个陪在他们身边的小斗篷。


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一个沉浸在演奏里,一个安静地聆听。圣殿像他们二人的世外仙境,与世隔绝,没有人打扰。






这也导致楼下的王那天没有睡好觉,第二天表现非常暴躁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画一个饼 召唤奇奇

旁边的Sanskrit是大概模仿原版写的 非常以及特别不标准👌🏻

奇异博士x夏洛克(9)

<第七章·Chained>




“还在生气吗?”


侦探的绿眼睛散发着幽怨,看了他一眼便又垂下眼睫。


Strange脱下身上的大衣,搭在椅子的靠背上,把手里拎着的盒子放到了夏洛克面前:“尝尝吧,王刚才出去买的。他难得大方一回。”


这一切好像有些突然,Strange也没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大。


“你不会…一直都在用你的读心魔法吧?”他把面前的包装盒子小心翼翼地拆开,拿起了一块点心放进嘴里。


“只是刚才而已。”


所以他为什么要那样做…


点心在他口中融化。这味道有些陌生。不喜欢?不适应?他说不上来。在这个世界里,他又适应了什么呢?




两个人之间好像突然有了一种距离感,但又不是厌恶。可能只是“黑猫”需要点时间接受吧。


这种微妙的僵持一直持续到几天后Levi敲开夏洛克的房门。


小红斗篷用它的斗篷边儿卷住夏洛克的手腕,强行拉着他就往楼上去。


“Levi,不要闹了…”


他看见Strange正在施法,召唤着什么法阵的样子。


“你的魔法的颜色。它变浅了。” 往常深红的魔法,如今有些泛白。他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
Strange继续释放着魔法。


“Strange,你在干什么?”


Something‘s wrong. 他能感觉到。可这个法师不愿开口。


看着这两个沟通“困难”的人,Levi有点希望自己能够说话。




“他的魔法在流失。” 王从二楼上来,看到了这一幕。Levi像看到救星一样,飞到王的身边。


“流失…为什么…”


“因为你—”


“王!别说了。” 王的话被至尊法师打断。这次并不是为了维持法师的面子。


“我要说下去。你身为至尊法师,难道就任由这种事情发生下去吗?”王的神情依旧严肃,目光还停留在夏洛克身上,“他不说,那就让我来告诉你。”


“他的魔法力量最近受到了一些波动。原因虽然不明,但一定跟你的到来脱不了干系。”


夏洛克的眉头微蹙,漂亮的绿色眼睛看向Strange。法师避开了他的目光,微微转过身去没有说话。这几日,他头发两侧的银白好像更重了些。


“他不愿意告诉你。你在这里这段时间,应该也了解他的性子了。”王长叹一口气,有些无奈。“坏人”终究需要有人来扮演的。




斯特兰奇,你还瞒了什么…




“送我回去吧,Strange。你肯定早就有了方法,只是不愿意。” 


“看来你还是知道了。”


“是不是比你的读心魔法更厉害?”他调侃着,但圣殿里的他们在这一刻都显得有些严肃。


夏洛克见Strange没说话,便继续说道:“我们都应该待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。这可是你说的,忘了吗?” 他露出了跟之前一样无奈的笑容。


谎言。不是真的。明明两个人都知道。


“而且,我也很想家。”


这把谎言的刀被越磨越亮,越磨越利。




“再给我一周。安全起见,我再完善一下魔法。”法师打开了传送门,走了进去,Levi紧随其后。王也看了看夏洛克,没说什么便下了楼梯。




究竟是完善一下魔法,还是舍不得…


命运早已被魔法上了锁,Chained。

【日常】画奇奇画到崩溃 怎么画都不像 索性继续回去画我的女孩子😭

奇异博士x夏洛克(8)

这篇有点短了 就不放在章节里了~但是是个想写的脑洞。属于第六章和第七章中间吧 。




<Camellia>




风吹过圣殿地上散落的书籍,像一个初学魔法的学徒,翻过魔法书的每一页,生怕漏掉了什么。


今天没有下雨了,阳光很是明媚,是个好天气。


桌子上放着一杯现磨咖啡,Strange离得老远就能闻到它的香气。咖啡旁边还多了一个花瓶,里面插着两三枝花。


白色的花瓣层层叠叠,包裹着中间的一点金黄。他见过,但不认得这花。


“这花是你放的吗?”


夏洛克正坐在至尊法师的专属沙发上,读一本厚重的魔法书。


“是,街角的花店新进的。感觉很适合你 ” 夏洛克的指尖拨起书页的一角,把书又翻过去了一页。


“白色,不太好看。”


很明显这位至尊法师不大喜欢。


“你整天练习那些古旧的魔法,当然不喜欢这清新素雅的花了 ”夏洛克看着Strange拿起了咖啡,细细地品了一口才放下。“所以你打算教我魔法吗?”


他在圣殿的这些天,读了很多书。从一开始不认得这些文字符号,到现在流利的阅读。


Strange站在桌子前,用手去触摸花瓶中洁白的小生命。


“我相信上天不会给同一个人两种天赋的。我学会了魔法,但当不了医生了。”


他的手不小心碰掉了一片花瓣,它轻轻落在他的掌心。花瓣在他手里显得那么小,那么洁白。


“所以,这是第一份礼物?”他拿起那片花瓣,问夏洛克。


“之前那几顿饭都白请了吗?”


两个人都笑了起来。






“为什么送我这个花呢?“


“这花的名字叫—”


“Camellia.” 法师眉眼带笑,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。


“你不是不认识这花吗?”侦探的眼睛闪过一丝错愕。


Strange用魔法托起白色的山茶花瓣,放到了夏洛克膝上的书页之间。


“你有超出常人的观察和推理能力。”




“但魔法也能读心。”


他手心还残留着一点红色魔法的痕迹,慢慢地消散在空气中。




夏洛克看着书页上的花瓣。




狡黠的黑猫第一次跌入了陷阱,绿色的眼睛里满满的是无措。




他陷入了深蓝色的漩涡中…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山茶花:


比喻为人谨慎而又孤傲,凌寒坚忍。


花期满了的时候,山茶花一片又一片的掉落,小心翼翼的,而非整个花朵掉落下来,优雅而柔情。


白色的山茶花没有一丝杂色,从青绿的小芽到越来越饱满,再到慢慢的绽放。


在肃肃冷秋,山茶花依旧傲然开放。


山茶花看起来淡淡的,端庄且圣洁,高雅又不失美丽。


唯有山茶殊耐久,独能深月占春风。

奇异博士x夏洛克(7)

<第六章·The Lie>




时间过得很快,夏洛克有些开始习惯新的生活。还是会想家,会想John和Mycroft,但是自己又无能为力。他在纽约也做起了老本行,侦破了一些棘手的案子,很快就小有名气了。人们都在说,纽约新出现了一位来自英国的神探。


这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互动和交际,也许就是上楼下楼无意中碰见彼此,或者是偶尔一起吃一顿饭。毕竟夏洛克觉得住在别人“家”里不太好,就经常请Strange和王吃点什么。


“这比你那200卢比好多了。”


第一次请他们吃饭的时候听见Strange这样小声跟王说道。








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,Strange发现他整整一天没有见到夏洛克了。


平时的早晨,他下楼的时候总会看见夏洛克和他的微笑。日复一日,好像有些习惯了,下楼之前会期待点什么。但今天的早晨没有,中午也没有,傍晚还是没有。


他下楼往转角的地方望去,门微敞开着。透过缝隙,他看见床上的那人睡着,脸颊泛着不自然的红,闭着眼睛紧锁着眉头,嘴里还在小声说些什么但他听不清楚。他的胸膛一起一伏,衣服有一点儿紧,隐约看得见胸前的两处微微凸起。


Strange轻轻推门进去,尽最大的可能不发出任何声响。


弯下腰抚摸他的额头,手却止不住的颤抖。


明明有魔法在维持,怎么还会……


他生病了,还病的不轻,看起来非常严重。Strange的手贴上夏洛克的前额,然后不自觉的向上移动,摸到了他头上的卷发。


他的指尖穿过夏洛克柔软的发丝,棕色的,像淡淡的巧克力摩卡。


Strange以为他睡着了,手便在他头上多停留了一会儿。可没想到躺着的人微微睁开眼睛,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腕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他的声音因为生病的缘故变得有些沙哑,但还是勾起一抹微笑。脸上满是红晕,把他的绿眼睛衬托得更加诱人。


Strange吓了一跳,连忙想抽回伸出的手,夏洛克却不肯放开。


他摸得到他突出的的腕骨,也摸得到他的脉搏,摸到了每一下心跳。


“你生病了。”


Strange被他抓着手腕有点不自在。他使劲挣脱的话可以挣开,但他没有。


“是啊,我也觉得我不太正常。”


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……”


听着他脱口而出的话,床上的绿眼睛静静的凝视着他。话已经说出来了,后悔好像也来不及了。


“你这不是来了吗。”


“…你把手放开,我帮你治疗。”


夏洛克松开了手,手心的余温还残留在Strange的手腕上。


Strange真的拿这个小妖精没办法。




红色的魔法又一次遍布全身,但这一次是温暖的感觉。


原来魔法的释放也能传递情感吗。


夏洛克躺在床上,Strange站着施法,他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他。


“用魔法有点浪费,你不给我开点药吗,医生?”


“我是外科医生。”


“那我下次中弹受伤再找你…”


“闭嘴。” 


夏洛克笑了起来,脸上还有点发烫。可能不是发烧的缘故。


Strange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杯水,放在他床边的桌子上。


“记得多喝水。”


“好好休息,别乱跑了。“临走前,又多留下一句,然后轻轻关上门离开了。




安分的躺了一会儿,大概有一个小时,夏洛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。坐到桌子前面,看着杯子里的水映着他绿色的眼睛的倒影。


这下他更确信了,那样不寻常的心跳加速,不止是他一个人。


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,他悄悄的打开门溜了出去。


不知道是不是病没有完全痊愈的缘故,风吹得他很冷。


抬头看向圣殿的上方,夜空中混着一抹红色,随风飘动,像绽放的红色玫瑰。


法师站在圣殿的屋顶上仰望着星空,所有的星星都像装进了他的眼睛一样,被他一览无遗。


“你在观星吗?”


Strange回过头,看见夏洛克爬了上来。


“你怎么上来的?”


“噢…我看见不远处有个梯子,就搬过来了。”他好动,一点都闲不住,就算没有梯子他也能想办法爬上来。


他找了个看起来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,双腿悬空,下面就是空旷的街道。就这么坐在圣殿屋顶上,他还是第一个。


“你不能吹风。” 


冷风灌进夏洛克的袖子和裤腿。是真的很冷。Levi从Strange身上飞下来,轻轻的把夏洛克裹住。


“真是贴心的斗篷。”夏洛克摸了摸斗篷,有些粗糙,但是给人的感觉很柔软。


Strange还在观星,这令夏洛克很好奇:“你从中看出什么了吗?“


“嗯…我可能…找到送你回家的方法了。”这句话,有点不情愿的从喉咙中说出来。


夏洛克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星空,没有说话。


“不过…估计还得等上一段时间。”


风吹得他睁不开眼睛,夏洛克把身上的Levi又裹紧了一些。


“你希望我回去吗?”突如其来的问题,打断了沉默。


说真的,他不希望。这只“黑猫”的陪伴,给他枯燥的法师生活增添了色彩。虽然可能只是每天一句问候和一个微笑然后就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,但每天早上醒来还是会有些期待。




“我们都应该待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。”


犹豫了许久,还是说了谎话。


夏洛克无奈的笑了笑,任夜晚的风吹过脸颊。


他也抬头看星星,看它们一闪一闪的,遍布整个夜空。眼睛捕捉到一颗星星,下一秒就找不到它了。即便你记得它,第二天也会在这一大片星海中失去它。那么多,还都长得一模一样。


但星座里的每一颗都会暴露出来,因为星座的位置暴露了它们。




斯特兰奇,你的脉搏出卖了你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章是姐妹的生病点梗+剧里的脉搏老梗

奇异博士x夏洛克(6)

<第五章·Mischievous>




“雨下大了,你有伞吗?”


两个人站在早餐店的门口,看着眼前的倾盆大雨。明明之前还是小雨,一顿早餐的功夫就变得这么大了。


Strange变出一个很小的不引人注目的红色光圈,从里面掏出来两把黑色的雨伞,递了一把给夏洛克。


以前下雨的时候,好像没有打过伞。


两个人撑起伞,走入雨中。


“Strange,真的没有办法送我回去我原来的世界吗?”


他听见自己的名字,用他深蓝的眸子注视着夏洛克。


“…怎么了?你不是Doctor Strange吗?我想我不会记错的。”


“啊,对。“他移开目光,掩藏流露出的一丝错乱。“我尝试穿越时间,但是有些行不通。”


他不想透露太多关于时间宝石的事情,只简单明了的告诉夏洛克。但确实,这一次,利用时间宝石的力量都没办法感应到夏洛克的那个世界。


也许有的事情,是命运注定的。毕竟,你可以穿越时间改变曾经和未来,却没办法重写命运。该走的,该留下来的,事情终究会发生的。


Strange又说了一些关于魔法的东西,反正夏洛克觉得,自己在短时间内应该回不去了。或者,再也回不去了。


后悔打开那个信封吗?他不知道。




“我能到处转转吗?”他问Strange。


“随便你。”


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他也并没有自己先回圣殿。


我并不是怕这个卷毛的家伙出什么事情。


他这么告诉自己。


于是他跟着夏洛克,从街角走进小巷,从小巷走进各种店铺…抬头望一眼路边的每一个标牌,记下每一个转角。


雨一直没有停,尽管打着伞,他们的肩膀和裤腿也还是湿了。直到Strange终于忍不住了。


“看够了吗?”


“够了。走吧。”他猛地一回头,转身推开店门就朝着圣殿走。


Strange快步赶上他,甚至都没有从店里拿走伞就走进了雨中。


这个侦探令Strange捉摸不透,来历不明,现在又好像在戏弄他。


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!“


“熟悉一下纽约的街道。”他把圣殿周围走了个遍,记下了每一个店名,每一个路口,每一个转角。一张完美的地图在他脑中浮现。


雨淋湿了Strange的衣服,他身上的白衬衫早就湿透了,紧贴着胸口,隐约看得见胸肌。脑袋两侧的两撮白发因为雨水的缘故微微垂了下来。


“明明是你自愿跟我过来的。”


夏洛克把自己的伞凑过去,笑着看着他。


“你的胡子上都是水珠。”


看着他的绿眼睛眨呀眨,Strange生气不起来。


“反正短时间内都要暂居在你的圣殿了。”


“你不怕我把你赶出去?你现在可是身无分文。”


“不,你不会的。”


Strange觉得这双绿眼睛看穿了他。


于是,阴雨不断的街道上,一把黑色雨伞下,站着两个男人。一个神情认真严肃,另一个嘴角上扬,笑着,不以为然。






回到圣殿,王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二人。吃一顿饭,花了三个多小时。两个人,拿着一把雨伞,Strange还被雨水淋得湿透了。


“真是难以想象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
王一边从夏洛克手里接过雨伞一边说道。


Levi从二楼飘下来,Strange用右手轻轻接住它,披在身后,那一瞬间身上的常服就变成了法师的袍子。像变戏法一样,一点也看不出淋过雨的痕迹。


看着Strange上了二楼,夏洛克终于在这个法师身上看到了一个自己想拥有的法术。


一秒换装。


或者能够拥有那个斗篷也挺好的。








夜幕降临。应该是阴雨天的缘故,看不见月亮。夜晚,是沉思的好时候。




Strange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难以入眠。Levi陪着他,在他身边飘来飘去。


他发现自己有些在乎夏洛克。明明只是个陌生人,从未谋面。


手里拿着魔法书,翻着页,但一个字也没进到脑袋里。




楼下的夏洛克也没好过到哪里去。




曾经有很多女人爱上过他,他却并没有真心爱过谁。他能看出来谁喜欢他,谁对他有好感。眼神,动作,言语,暴露了一切。


但是对方是个男人,这是第一次。


而且,自己的心里好像也有一只小鹿乱撞,那种,奇妙的感觉…




很多人夸过他的双眼,说是浅绿色的,很美丽。但他忘不了白天雨伞下的那一刻,那人蓝色的眼睛。像一面水镜,映着他的倒影。看着那双眼睛,步入镜中的迷宫,深陷,囚困,迷茫,逃不出。


心乱如麻。


他需要drugs。烦躁地把房内的书摔落一地,推倒整个书架,和窗边的桌椅。


一瞬间狭小的房间内充斥着物品碰撞的噪音,有些震耳。




直到Strange进了房间。


“发生什么了?我从二楼都能听见从你这里传来的声响。“


“你有drugs吗?”夏洛克问道。


“没有。我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。”


往往这种时候,要是在家,夏洛克都会偷偷背着John溜出去,然后在某个隐蔽的地方好好享受一番。这么多年,Mycroft和John也没能帮他戒掉毒瘾。


眼看着夏洛克又要做些什么,Strange直接用禁锢的魔法把他整个人牢牢“钉”在墙上。夏洛克的双脚离地,想要挣扎逃开,但毕竟是普通人的躯体,神秘的力量感觉要穿透身体,吃痛地叫出声。


手腕的地方红得像要滴血。


Levi用斗篷边儿缠住Strange的右手,怕他伤了夏洛克。


“我下手有分寸的,Levi”Strange低头小声告诉它。


“现在又是怎样?杀了我?“夏洛克前额的一撮卷毛垂到眼前,遮住了部分视线。依稀看见眼前那人,慢慢向他走近。他有些不太清醒了。


“别忘了,我虽是法师,也是医生。”虽然是外科医生,但他也看得出,这般瘦弱的身体,再这样下去可经不起折腾。


之前看他身上的伤疤,Strange也知道,应该是drugs一直在支撑着这个身体和大脑。


只是出于心里的那种情感,他的直觉告诉他,他要救他。


他凑近被他束缚住的夏洛克。两个人的距离不到半米,房间里静的吓人,只有夏洛克有些沉重的喘息声。






“你冷静一些了吗?”


Strange解开了禁锢魔法,右手接住了因为突然解开魔法而差点摔倒的夏洛克。


他的身体冰凉。


禁锢魔法消失了,但留下了红色的印记。一圈,绕着手腕,由神秘的字符组成。


“这个魔法,会有点疼,但应该会让你好受一点。类似于镇定剂。如果回去了你那个世界,别再这样了。” 


他的声音温柔,像一只温暖的手,抚过炸毛的绿眼睛黑猫的毛发。


夏洛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。一股神奇的力量似乎顺着血管,流到身体的每一个部位。内心平静了很多,drugs的欲望逐渐消失。


这就是魔法的力量吗。


“谢谢”他轻声说。






Strange离开之际,夏洛克想到了些什么。


“我记得我把门锁上了,你怎么进来的?”


Strange稍微侧过头,没有转身“法师想去哪里都可以。”


“更何况,这是我住的地方。”


“这使我真没有安全感。“ 他打趣地说道。


Strange背对着他,做了一个施法的手势。屋子里的一切都随着魔法的释放恢复了原来的样子。


“安全可不是锁上门就能拥有的。”Strange离开了,门也随着他的离开轻轻的关上了。




夏洛克坐在椅子上,看着泛红的手腕,若有所思。






木头脸临走的时候是不是笑了?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奇异博士x夏洛克(5)

<第四章·Breakfast>




夏洛克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。


在这个圣殿的第一个晚上,可能是受到魔法的影响,他做了很多奇怪的梦。






Strange早已换下了法师的装束,穿着正装坐在二楼的沙发上读书。


整个二楼乱糟糟的,地上全是书,还有笔,纸。幸亏没有风吹进来。


王正在帮Strange把书一个一个的放回书架。


“我到了这里也得给你当图书管理员。”他轻声抱怨。




啊,法师的生活真的是太无聊了。没有案子,没有小提琴,只有魔法。




夏洛克走过去,小心翼翼的躲开散落一地的书籍,在他对面坐了下来。他还低头看了一眼封面。


“早上好。”Strange没有抬头,还在继续读着他的书,身后的Levi用自己的斗篷边儿给他翻页。


这两个只见面了不到24小时的男人,有点意外的合得来。


“早。你一夜都没睡。”夏洛克理了一下领子。他能看出来,Strange经常熬夜,甚至长时间不睡觉。但他看起来并不憔悴。


Strange合上书,目光对上了那人的眼睛。




夏洛克的眼睛是绿色的,浅绿色,像苍翠茂密的丛林,像属于森林精灵的眼眸。聪慧,但更多的是狡黠和古灵精怪。眉眼一弯,就再也忘不掉他眼中的森林了。


Strange的眼睛是蓝色的,深蓝色,像一望无际的海洋。那蓝色淹没了时间,蕴含着无穷的魔力。稍一不慎,就会跌入魔法的漩涡之中,被吞噬,围绕,然后深陷其中。


绿和蓝,像山林和河川的汇集,草原和海洋的交错。




“你这里…有茶和饼干吗?”夏洛克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

“这里没有。等下我带你出去吃。” Strange不知怎的突然来了兴致。可能是因为一夜未眠,可能是因为练习魔法太过疲惫,他不知道。但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浓烈的情感了。这种情感,很奇怪,他也说不上来。


“你又要离开圣殿。”王从后面的书架之间探出头。


“很快就回来,交给你了。”




打开圣殿的大门,终于呼吸到了一点新鲜的空气。


外面下着小雨,淋在夏洛克的卷发和衣服上。他又换回了之前的衣服。如果这是在贝克街,夏洛克想他一定会围上他的围巾,然后叫一辆计程车。


Strange走在前面,他在稍微后面一点的位置跟着他。


他们虽然长相相似,细看却是有很大不同的。神态,气质,眼神都不一样,再加上Strange留着小胡子。


Strange带他来到了一家早餐店,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。夏洛克只看了看Menu,没说话。于是Strange自己点了一份咖啡和面包,为夏洛克点了饼干和茶。


Menu上不止一种茶,Strange出乎意料的点了夏洛克偏好的那一种。


或许是误打误撞。夏洛克想着。




“所以…这个世界是怎么运作的?” 夏洛克喝了一口茶,看向窗外繁华的纽约街道。刚喝了一口,虽然没有那么好喝,但是还是觉得神清气爽了起来。要不怎么说茶就是“命”呢。


“这个世界,几乎什么都有。我说的这个‘什么’,不只是人。地球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星球,有的时候会入侵地球。”


“所以你需要保护地球?…嗯…你看起来是个正派人物。”


“地球还有很多超级英雄。”


“所以你也是超级英雄?”


“我不知道。可能是吧。”他也侧过头,看向窗外的街。


Strange利用时间宝石赶走过多玛姆,稍微插手过一点阿斯加德那两个神的家事,还与复仇者们一起携手战斗过。但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,他还是回到纽约的圣殿,与魔法相伴。


经过那场大战,他觉得有些疲惫。没人知道他消失的五年都经历了什么,他也不会说。化为乌有的那一瞬间,他没什么牵挂,因为他看透了时间。但他多了一种感觉,一种从内心深处散发的感觉。


可时间却无法告诉他,那种感觉是什么。


他喜欢那些一起战斗的伙伴们,却亲近不起来。也许只有Stark和那个蜘蛛小孩,因为他们度过了一个漫长的飞船旅行。




自由穿梭于时间,把时间化为魔法力量。而作为“回报”,时间也一点一点,无情地磨去了他的情感。




回过神来的的时候,雨下大了,打湿了整扇窗。




于是两人又是长时间的一言不发,直到吃完早餐。


夏洛克很想问法师到底以什么为生,但是还是忍住了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Fall Beyond Time








突发奇想画的奇奇。电影里其实都没怎么表现,但是我觉得奇奇一路走到至尊法师,一定吃了很多很多苦。


P2是滤镜版 比较模糊。

奇异博士x夏洛克(4)

把存货都发出来了。下一章应该不会这么快发啦。而且做了一些修改,没有英文对话了~




<第三章·Heartbeat>




夏洛克小心翼翼的推开浴室的门。




还好,法师家里的浴室没有什么奇怪的魔法阵之类的东西。他不禁松了一口气。


关上门,整个身体靠在墙上。头在隐隐作痛,还有轻微的晕眩。


虽然以前也离开过家,甚至离开过贝克街整整两年之久。但是现在突然有一点渴望壁炉边的小沙发。



缓缓解开皮带和衣服上的扣子,脱下衬衫挂在墙上的挂钩上,敲门声却在此时响起。


赤裸着上身打开门准备从斗篷手里接过衣服,站在门外的却是斗篷的主人。


Strange板着脸站在那里,夏洛克感觉气氛瞬间都凝固住了。


这个医生真的应该操控点什么蓝色的冰魔法,比较符合他的气质。


夏洛特这么想着。


“本来是应该Levi拿过来的”Strange手里捧着衣袍,尽量让自己的视线保持在夏洛克脖子以上的位置“但是它不肯从我身上下来。”


这个卷发男人没有明显的腹肌,皮肤还因为长期食用drugs而有点干燥。但他很瘦,隐约看得见肋骨。目光往下移是半解开的皮带,悬挂在腰间。


“谢谢。” 夏洛克接过衣袍,心里默默嫌弃着这套衣服。他有点想念家中衣柜里的西装。


门大敞开着,他不禁打了个冷颤。外面的风吹进来,有点冷。


“你…做过几次手术。”Strange看见了他胸前子弹留下的痕迹,还有大大小小的一些细碎的伤疤。


夏洛克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前胸,微笑道“现在我们扯平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你这不也从我身上看出了点什么吗。”侦探的绿眼睛闪着狡黠的光,像一只黑猫。


Strange听见圣殿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了。


“我只是…比较有经验。”


“看起来你是个医术高超的医生。”


夏洛克转过身,一丝不挂的后背冲着他,把衣袍挂在了墙上。


然后不小心碰到了淋浴器的开关。


门就正对着淋浴器。


这导致Strange根本来不及躲开扑面而来的水流。尽管夏洛克立即关掉了淋浴器,他还是被淋湿了。转身一看,身后的Levi早就躲到了一米开外。


“噢…不好意思…我还…不是很熟悉这里所以…” 


水珠从Strange的头发梢和小胡子滴落,悄声无息的落在肩膀上。


“没事。已经午夜了,我先走了。”


他转身离开的那么快,都没看见“黑猫”的绿眼睛闪过的一丝笑意。




流水声从浴室里传出来。




“你们这里没有热水吗?!“







Strange停下了脚步。他还没走远。




“没有。”




“法师还真是不会享受生活啊!”






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了。


又响了一次。




钟坏了吗?


还是说…








之前的那次,是他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